国军少将参谋长向军次
来源:作者:发布时间:2018年11月02日作者:点击:5650次
先生讳军次,名荣柳,号宅五,湖南省石门县水田岗人;生于民国七年(1908)农历八月十四日。向氏家族居故里,世代耕读,勤俭敦厚,邻里亲友,咸敬爱之。
先生幼承庭训,是礼知义。民国十四年(1925)毕业于石门中学,同年考入黄埔军校五期工科,十五年八月随军北伐,参加攻克武昌、南昌诸役,初建殊功。二十一年(1932)考取陆军大学深造,二十四年(1935)毕业,历任陆军排、连、营长,五十五师上校团长;二十九年(1940)调升九十四军军部少将参谋长、一八五师副师长、陆军机械化学校研究委员、驻印战车训练班副主任、战车编练处副处长、军政部军务署机械化兵司司长、联勤总部运输署副署长、联勤总部台湾指挥部指挥官、台湾运输司令部司令、联勤总部第五(长沙)補给分区司令兼湖南省第四行政区保安司令、云南反共救国军忠贞部队指挥官等职。五十一年(1962)届龄退役后,先后转任中国渔业公司、台湾烟酒公卖局、台湾省铁路局高雄港务局顾问达二十余年;此段时间,先生对学术发明甚感兴趣,闲暇之余努力钻研,曾研究槓桿自动汽车以节省汽油,并发明汽车限速器,以维护驾驶人安全,获得国内外多项专利。
先生毕生浴血疆场,除参加北伐诸战役外,民国二十六年(1937)七七事变爆发后,陆续参加了南京空防战役、淞沪会战、武汉会战及棗宜会战等大小战役十余次,其间可誌者有:二十六年抗战爆发时,任第二师中校高射炮营营长,驻防浦口,负责首都南京空防,嚇阻敌袭。淞沪会战时调任第六十一师上校工兵营长,守备上海闵行,参加东战场上海保卫战,抗敌西进。战局逆转,遂奉命率部经青浦赴苏州,与敌展开遭遇战,激战一夜,终渡过白鹤港与师部会合,转战苏州、无锡、江阴等地布防,二十七年(1938)春调回第二师参加台儿莊战役。二十七年六月调六十一师,列属第五战区(司令官李宗仁)第七十一军(军长宋希濂)战斗部队,守备长江,阻敌西进。九月调任五十五师三二五团上校团长,驻守湖北省鄂城县;国军为诱敌深入,扩大战线,先生奉命退守葛店;十月二十五日国军放弃武汉三镇,先生奉命率部由金山口渡江经沔阳、宜昌撤至巫山整训。未几又推进至宜东之双莲寺、龙泉舖、当阳一带构筑防御工事。二十八年(1939)冬,奉命偷渡汉东,潜入敌后,在鄂中之皂市、京山、鐘祥一带打游击,出袭日军,阻截汉宜公路敌之補给线。
二十九年(1940)三月,师长李及兰调升为九十四军军长,先生随其调任军部参谋长,五月棗宜会战爆发,六战区为策应第五、第九十二战区作战,九十四军奉命深入敌后独立作战,牵制日军。先生率部自长腦渊附近渡过汉水,经京山、应城、前锋挺进至花园附近,威协当时敌人平汉铁路交通。此期间先生日理战务,夜则行军,夙夜匪懈,不眠不休达三个月之久,迨宜昌陷落,先生才率部经襄阳、远安回至宜西的三斗坪(今三峡大坝的地点),拒敌西进,确保陪都重庆大后方的安全。
民国三十年(1941)一月七日,先生获颁陆海空军甲种一等奖章。同月二十四日调任一八五师(师长石祖黄)副师长,参加宜昌西岸攻击,指挥炮兵作战,兼任宜(昌)巴(东)要塞之工事指挥。
民国三十一年(1942)春,先生参加第六战区所组织的观察团参观,回师部后即请调机械化学校研习战车理论。民国三十二年二月先生调任陆军五十五师副师长,三月十二日奉准调赴机械化学校;五月飞印度兰姆迦任战车训练班研究委员,学习美国战车,钻研机械化兵理论与实务,从此改变了军旅仕途。
先生赴印,由研究委员调任战车训练班副主任。五月十八日就任驻印战车编练处副处长(处长是美国人)。
抗战胜利后,国军复员整编,先生调升军委会军政部军务署机械化兵司司长,负责整编全国机械化部队,并于民国三十五年先后获颁忠勤勳章及胜利勳章各一枚,同年八月调任联勤总部运输署副署长。
民国三十七年(1948)国共战争日烈,国民政府失利。十一月先生奉命赴台担任联勤总部台湾运输指挥部指挥官、台湾运输司令部司令等职。民国三十八年(1949)国军退守长江南岸,湘局岌岌可危;七月先生奉命赴湘就任联勤总部第五(长沙)補给分区司令兼湖南省第四行政区保安司令。后因湖南省主席程潜起义,先生随国军转赴昆明。
民国四十二年(1953)底,国民政府云南反共救国军奉命调返台湾,先生与云南省政府主席李弥将军熟识,奉国防部任命,在台湾新竹成立忠贞部队担任指挥官,将该部队整编。
先生一生诚正廉洁,俭樸自持,深得长官、部属及识者敬重。1978年一场车祸,重创脑部,折损健康,并发心脏病,数度入院治疗,未能根治。1986年宿疾加剧,因脑部严重退化,昏迷送进三军总医院,夫人陈碧仙女士,五子一宇、多津、多浩、多瀚、多涌长期随侍在侧,依旧药石罔效,于1991年五月七日二十二时溘然长逝、享寿八十有七,葬于台北县汐止五指山国军公墓。
向多瀚(传主四子)
2004年3月于台北

转载有删节